【雷安】死种8

·年下,年龄差10岁注意

·养父子(大概是的)

·又名《雷老三发芽记》

·可以就继续吧

 

 

 

8.承诺

 

 

 

安迷修去做饭了,给雷狮煮面。

外面的雨下得更烈,黑色的云里坠下无数雨丝,形成白色的帘。屋外的世界大雨滂沱得很,雨声被隔在玻璃窗外,把屋子里的氛围衬托得更安静。

雷狮坐在沙发上看着安迷修的身影在厨房里晃动着,白色灯光在他的身影上晃动。吸油烟机下面的锅里不停升起白雾,本来就不大的厨房里显得拥挤起来。

雷狮的头发还没擦干,在不停地漏着水珠。也像是在下小雨,黑色的头发坠下水珠,与他的肤色形成白色的帘。

雷狮坐在安迷修家里的柔软沙发上,听着窗外的哗啦啦的雨声。周围混沌一般的黑暗混在眼前,眼前的液晶电视,褐色茶几,米色地板,都若隐若现一般在雷狮湿漉漉的发丝后看得见。

 

直到安迷修把灯打开,雷狮才意识到刚才已经黑到一种快要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安迷修看了他一眼,然后边转身边说,“吃饭了,雷狮。”

 

雷狮哦了一声,就把还在头上的白毛巾拽下去。头发还在不停的向下滴水。然后他站起身,走向充满白色灯光的小厨房。他站起身来才感觉到身体有些僵硬了,可能是坐的太久还没动一下。而他也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坐了那么久。

 

他这几天,总会在骨子里的那股污血快要冲破血管,炸开皮肤的时候被安迷修悬崖勒马一般关掉闸门。雷狮总会以为安迷修会在那种时刻斥责他,狠狠斥责他。但安迷修没有。而这种如亲情一样的包容和温柔,让他感到受宠若惊和恐惧。

 

雷狮在刚刚的雨声和黑暗中诚惶诚恐,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产生出这种十四年来没有过的微妙情感,而且这种感情又难以描述又让他沉迷。

 

雷狮没接受过什么教育,甚至没上过几天学。之前他对安迷修说的讨厌学校纯属瞎扯,目的也只是不去上学。但是他觉得有的事情他还是能很轻松就明白。不过,他在安迷修这里就总是不能做到轻松。

 

他不明白安迷修对他的耐心,不明白安迷修对他的包容,不明白安迷修对他的照顾。

 

可能是他之前从没接受过这些。在那些从废品站里偷来的几堆书里,他也从没感知到过这些。

 

“雷狮,吃饭要专注。”安迷修说。他命令一般的口气把雷狮拉回到饭碗中,雷狮哦了一声。安迷修嚼着咸榨菜,皱了皱眉。在雷狮的声音后接了一句。“不要总是说‘哦’,这样不礼貌。”

 

雷狮被安迷修接二连三的命令搞得已经有些不耐烦。“那我该说什么?”

“好,或者好的。”

“哦。”雷狮用筷子故意戳了一下面条,然后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极不情愿地更正。“好。”

 

安迷修看着雷狮那副样子,那张令人移不开眼的少年脸庞上浮现的生动的愠怒总让他感到些喜欢而不是恼火。他嗤笑一声,随即笑着说:“快吃吧。”雷狮撇上一眼他那双明显把自己当成小孩的绿眼睛,再一次被悬崖勒马了。他挑起一根白面条,咽下去的时候仿佛把心脏也咽了下去,都搅在胃里柔软地跳着。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雷狮坐在床边,穿着安迷修的淡蓝色睡衣。腿上放着一本书,但已经半天没翻一页。安迷修吃晚饭之后坐在他卧室里的书桌前忙活了一会,就去洗澡了。雷狮的书包已经被安迷修收拾好,拉好拉链规整地放在书桌旁。雷狮知道自己已经被安迷修收养,怎么说自己都至少得叫安迷修一声养父。尽管安迷修压根不像个父亲。他也应当按照安迷修安排的去做。这样能让安迷修知道:他没选错人,雷狮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如果他在其他任何一个养父家里这样较劲,他肯定自己今晚就不会穿着睡衣舒舒服服地坐在床上。而是在外面的雨中尽情享受雨水的洗礼。

但雷狮不希望安迷修这么认为他,认为他听话,懂事,懂礼貌。认为他孺子可教,前途无量。他看得出安迷修现在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他不希望他这么想。他宁愿安迷修立马对他失望,立马让他滚出屋子去和乞丐争地盘。因为他此时还有一丝善良——他不希望安迷修到最后发现自己养了个白眼狼。雷狮最清楚自己是什么人,清楚自己的出生地和家庭还有父母。

他瞪着那个深蓝书包,放下书,站起身,走了过去。

然后把书包里的书全倒在了卧室的地板上。

书脊与地板碰撞发出巨大声响,安迷修正好已经关了花洒穿上衣服打算从浴室出来。听到了响声就马上冲了出来。

“怎么了?”雷狮看到了安迷修的睡衣上衣扣子还一个没系就跑了出来。然后安迷修看到了地上的狼藉。他看着站在书堆后面的雷狮,雷狮的眼睛里尽是淡然,又仿佛有一股无名火。;连带着他的眉毛,鼻子,嘴巴,头发丝,淡蓝的睡衣和裤子还有赤裸的脚趾,都在叫嚣着看向安迷修。

“我说了,我不上学。”雷狮的声音硬邦邦的。

安迷修的耐心也快要耗尽了,这一天里他冒风冒雨的也已经有些乏力。他揉了揉眉心,苦闷地说:“咱们吃饭之前不是说好了吗,先去学校试试看,要是你觉得不行,我就亲自教你。”雷狮盯着安迷修的脸,一字一句说:“我忘了。而且现在我不想了。”安迷修拧着眉,雷狮已经看到他眼里有不满了。

“雷狮,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应该明白答应之后再反悔是不对的。”

“我知道,但我现在不想了。”雷狮定定地看向安迷修。

安迷修有些恼了,他也盯着雷狮,“但现在无论如何,明天你必须去学校。”

“我不会去。”雷狮说,“要是这样,你会把我送回福利院吗?”

安迷修马上要爆发的瞬间,却被这句话堵住了喉。

他刹那间明白了雷狮的胡闹是为了什么,但下一秒又有些混乱。在混乱中,他先选择了回答雷狮。

“不。我不会。”安迷修让自己尽力恢复平静,看向雷狮。“雷狮,你要知道一点,无论你多么糟糕,做了多么出格的事,我都不会再把你送回福利院或是别的地方。”

雷狮闭上了嘴,他愣在那里。眼中的怒火立刻消散开来。他甚至感到了一丝不可思议。

“为什么?”

安迷修叹了口气,俯下身,把那些书捡起来放回书包里。

“没有为什么,我说过,你值得。”安迷修把深蓝书包的拉锁重新拉好,放回书桌旁。然后抬眼看向雷狮。“我不管你的父母是怎么对待你的,在我这里,我希望你相信我对你的承诺。”

“因为我会一一兑现。”

雷狮看着安迷修,说不出什么了。

安迷修带着倦意的面容轻轻笑了一下,雷狮闪开了目光。然后感到头上覆上了一只手。安迷修揉了揉雷狮已经干了的柔软头发。然后说:“别想了,睡吧,雷狮。”

雷狮似乎是被这句话击中了开关,在安迷修打算走出房间的时候,他抓住了他的衣角。

“你...今晚陪我睡。”

安迷修没问原因,只是错愕了一瞬就再次展露笑容。

“好,那我今晚陪你睡。”

关灯前,安迷修把睡衣扣子系好了,才钻进被窝。灯泡熄灭,温度也仿佛降低,空气变得硬了起来。干脆的空气里慢慢传来窗外零星的喇叭声和汽车飞速穿过的刷刷声,还有已经变小了的雨声。一切都变得越来越近,又忽而让人回想起这是在五楼的房间里,而不是在下雨的路边。这些声音包裹住了这个黑暗的蓝色空间。而被子包裹住了雷狮和安迷修。

雷狮看着天花板,第一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和平稳。

“雷狮。”安迷修叫了雷狮一声。雷狮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是在关灯一分钟之后还是二十分钟之后。

“嗯。”雷狮回复了安迷修一个鼻音,他知道这不礼貌,但话外之意就是他很困想接着睡。

“明天一上完学,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想不想去学校。如果不想,我就在家教你。”

“好。”

黑暗中没人再说话。

雷狮转了个身,朝向安迷修。此时的安迷修已经呼吸平稳又均匀,睡了过去。雷狮在黑暗中勉强能描摹出他的轮廓。然后他嗅到一点安迷修身上的沐浴露味道,困意直冲向头来。他想着刚才那个简短的对话,感觉有点像之前在书里看到过的夫妻的夜里的床头密语。他有些混账地想着。

睡过去之前最后一刻,他脑子里响起安迷修的话。

我希望你相信我对你的承诺。

 

Tbc.


评论(3)
热度(5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塑料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