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麻雀(片段

雷狮总在安迷修那个小酒吧旁边的巷子里打架,这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事情。但他们不知道的事情是,雷某人每次打完架,都要假模假样地蹭点血,破点皮,然后大大咧咧的走进安迷修的酒吧,露出猫一样的眼神,向他沉默地讨一次上药机会。安迷修心地善良,这也是整个十三酒吧街的有目共睹,和对雷狮的恐惧一样。

但是那天下了暴雨,没人看到雷狮又和人在那条小巷打了架,打得很恶劣的一场,史无前例。特殊性可以表现在卡米尔没有像往常一样待在雷狮身边,也可以表现在来的人在雨里倒下便没再起来。安迷修赶出来的时候,看到浑身是血的雷狮摊在一具尸体旁边,那个人安迷修认得,他来向雷狮寻仇。雨下的很大很大,雨丝连到了一起,形成一层层白帘,快要阻隔开雷狮和安迷修的目光。雷狮深深地低着头,安迷修没打伞就跑出来,问雷狮怎么样,又说要带他立刻去医院。雷狮笑了笑,安迷修觉得他好像是笑了,因为他看不清,也听不清雷狮。然后他在暴雨的稀里哗啦声中听见雷狮贴着他的耳廓说,为我拉一首曲子。安迷修瞳孔微微睁大,雷狮说话的气息如同喷热气的吹风机,在冰凉的雨中滚烫灼人。安迷修掀起眼帘,挂着水珠的眼睛看向雷狮。然后起身,回到酒吧,拿出了那把他十一年未碰的小提琴,又重回雨中,看着雷狮,架起了琴。雷狮终于抬眼,看着他挺直腰板拉起琴来。

雷狮不知道那是什么曲子,但是他知道,他听到了安迷修在挽留,在悲鸣,在发热发光。他在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听到最后,仿佛雨也在冲洗他的血污,仿佛雨也在哀嚎: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雨越下越大,风也越来越肆虐,风把雨吹得东倒西歪,琴弦的声音连安迷修都听不清。雷狮听着安迷修为他拉的曲子,想起他第一次踏进安迷修的酒吧,迎着阳光送给安迷修一束天蓝色满天星,安迷修笑得十分傻逼。



PS:感觉再不更新就快入土了。。百fo贺文是个一发完长篇,还得写一段时间。。

评论(3)
热度(2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塑料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