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迷修的日记

今天还是网课,已经是网课第二周了。今天的天气还不错,万里晴空,阳光好的让我以为夏天还没有过完。中午师傅也终于忙完了工作,从书房里精神抖擞的出来了,不过刚出来就被师兄抓进了厨房。我坐在电脑前听课,音量调到最大才能挡住两个人在厨房里的鸡飞蛋打。不过中午的饭很好吃,师傅的手艺还是比师兄好了不止一倍。

中午吃饭时三个人实在没什么好看的电视节目,综艺师兄说无聊,电视剧师傅说矫情。于是我点开了动物世界。倒是让他们闭了嘴。后来我把碗都洗完了,俩人还在那看天鹅打架,看的还津津有味。

中午午休的后半个小时是我雷打不动的午睡时间,要不然下午听课实在犯困。我刚躺到床上,书桌上的手机就响了一声。我啧了一声表示不满,但也只好掀开已经戴好的眼罩起来拿起手机。屏幕显示的是雷狮的名字。他让我明天晚上去看他在江边的乐队演出。

雷狮在学校里也算是个风云人物,没有哪个学生在我们学校还不知道他。一张帅脸走在高中生的校园里也必定万众瞩目。他们乐队要表演的事在上周就在学校传开了,现在也已经无人不知,估计大半个学校都会去捧场,大概也不差我这一个,我想不出他为什么还特意来通知我。但是我还是因为他打扰我宝贵午睡时间而愤恨,就回了他一句“我到时候肯定在曲子唱完的第一瞬间给你献花”我看到雷狮的名字后面显示出了对方正在输入,就又回了一句“给你送一束狗尾巴花”。想着雷狮肯定又要气得磨后槽牙,我就高兴地放下了手机,重新躺回床上,拉下了眼罩。

戴上眼罩之后眼前就没了什么光亮,不过耳边的杂音都被无形地放大无数。我窝在被子里,听到客厅里已经转为了球赛的声音,讲解员激动的声音一直在响,师兄在他的卧室里和真哥边语音边打游戏,我房间的窗外有几声拉长的汽车鸣笛,隐隐约约,仿佛从很远飘过来。被子的热量让我渐渐昏昏欲睡,就算带着眼罩,我也仿佛能听见阳光在楼下的树叶子中穿梭。今天师傅说我们的小区解封了,后院的路也马上要修好了。明天开始放假,因为要过中秋节了。师傅让师兄出去买些花来,我在半梦半醒间告诉他帮我带几束小向日葵。

 


评论
热度(1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塑料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