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迷修的日记

·bgm可以用Coldplay的A Sky Full of Stars

·祝各位中秋快乐





今天中秋节,也是教师节。这几天气温飙升,越来越热,阳光也发烫。今早起来先给老师们发了中秋快乐和教师节快乐两条消息,然后我就又躺了回去,一直到八点才从床上挣扎起来。另外两个人还没起床,我就拿了几片面包片,从冰箱里把前天师兄倒了一半的大盒牛奶拿出来就着面包吃。我吃到一半,师兄和师傅就都从房间里出来了。头发都乱七八糟,也都睡眼惺忪的。我看到他们,嘴角勾了勾。说让他们来吃饭。师兄边吃边嘟囔面包片干巴巴,说想吃牛肉面和小蛋糕。师傅和我异口同声,有吃的就不错了,别挑三拣四。
写了一上午作业,中午时我走出房间才发现厨房里没人准备午饭,师傅和师兄都穿好了衣服,一副要出门的样子。我立刻知道了要去杰德理师父家。于是立刻回房间换上了衬衫和牛仔裤。出来穿鞋的时候师傅还说每次都感觉杰德理才是我师傅。我笑了笑,毕竟只有逢年过节才能见到的人,能见一次总是让人开心的。
去杰德理师傅家之前我们先去买了点水果。我和师傅买了一大堆。师兄就负责在后面拎着这些,边拎边在后面和我们抱怨,每次管我们两个借钱都费劲得要死,怎么给别人买水果就花钱如流水。
本来我都打算给杰德理师傅展现一下我刚学会的手艺,但是没想到他在家都快把一张桌子摆满菜了,我简直欲哭无泪,杰德理师傅边递给我橙汁边说下次一定给我机会。四个人平时都忙,好久才见一次,上次见杰德理师傅还是我来给他送自己包的粽子。包的有些大,但是他还是吃了两个整。杰德理师傅家养了一只猫,通体灰色,杰德理师傅给他起名叫阿诺。他和师兄比较亲,可是却对我不怎么样,我每次想和他亲近一下,他就飞速伸出爪子要挠我。
师兄和师傅都表示今晚就在杰德理师傅家睡了。尽管我也很想,但是因为我和金有约晚上一起去江边,就先回家了。我借了杰德理师傅的自行车骑回了家,本来路也不怎么远,十五分钟就到了,今天也难得天气好。路上能路过我的学校,晨平路两边树荫涟涟,午后的阳光柔软温热,穿过叶子间的光点落在身上让人感觉无比温暖。学校对面的小吃店里的老板们都坐在门口的楼梯上晒太阳,手里夹着快燃尽的香烟。我微微抬头,就能看到前面的蓝色的天空。风把衬衫吹鼓,从我耳边划过。我瞬间感觉秋天的阳光仿佛能把朦胧至极的烟团定格。

骑到家楼下,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一处能停车的地方。锁好了车子又飞奔到楼上把昨天师兄带回来的小向日葵用旧报纸包好,再随便扯一根麻绳系一个结,我就又跑下了楼。等我骑到江边的时候,演出的灯光都快晃瞎眼了。我边火急火燎地停车边找金他们几个人。不过刚拔下车钥匙,金就跳到我面前了。说安哥你到的正好,凯莉和安莉洁的节目马上就到了。我看了一眼一旁的格瑞,手里拎着两个女士小挎包还有一大堆奶茶,明显又成了拎包工具,在他旁边的嘉德罗斯正在咬一个可乐的吸管。我冲他们笑了笑,就被金拉近了人群中。

凯莉和安莉洁的组合在学校也人气不低,仅次于雷狮他们的乐队。江边这个时候已经完全黑天了,但闪光灯把四周照得如同白昼。金带着我们左挤右挤才到了前排,正如他所说,紫堂为我们占了座,不过也是可怜他,在这人群中还要捍卫这几个前排座位。我看到他的脸色就能看出他简直是快要哭了。我小心翼翼地护着小向日葵,坐在了最前排的座位上。人群中人声鼎沸,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和被雷狮吸引来的高中生们。少年人的精力在热闹的地方更显活泼,音响的震天声响都快比不过。我坐在这里面都自觉有些格格不入了。

听完凯莉和安莉洁的合唱,没有多久就到雷狮他们上场了。雷狮还是电吉他,架子鼓是佩利,贝斯是卡米尔,帕洛斯是键盘手。他们出来的瞬间全场的尖叫声就拉到了最高点,我还以为之前凯莉那组已经是他们的尖叫巅峰了。这么一看雷狮的人气值也着实高的有点吓人了,我看了看怀里那束已经有些蔫的小向日葵,都有些动摇了要上去给雷狮送花的心思了。
不过等雷狮的声音传出来的时候,我就没有一点心思再去想别的了。

我不是第一次听他唱歌,但是第一次看他的现场演出。当音响里传出电吉他还有架子鼓的声音时,我的心也开始随着乐声跳动了。光化成光幕打在他们身上,集中在麦克风前的雷狮身上,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张扬跋扈,不过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光芒万丈的舞台上的时候,在这个江风吹拂的秋天夜晚里,不自觉的带上了魔力,吸引着我一点点靠近。他们这次唱的是Coldplay的A Sky Full of Stars。我自认为这歌和雷狮简直绝配,因为当时的他,就是那颗星星。

就是那颗无垠星海里自由无束的鸣星。

在乐声落下时,合唱的余音还没有回荡完,我才反应过来我刚刚也不自觉地跟着唱起来了。而在那个时候,雷狮好像看了我一眼。我感觉那个时候我心跳的速度也快要随着乐声爆表了。耳边还有金他们激动地的交谈声,江边的人越来越多,月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天上了,江边没有高楼的遮挡,四周繁星点点。我突然听到音响里又传出来声音,是雷狮在说话。

他说,安迷修,我的花呢?

音箱的回响把他的话仿佛重播了几遍,我感到有些面上发烫。


这语气有些说不出的莫名亲密,又有些撒娇的语气,我感觉雷狮是在向我要一颗糖般自然。我拿起花,尽量摆出自然地样子,走到舞台前的高阶下,雷狮也走了过来,晚风吹拂,他的衬衫外搭被吹起来,露出里面的渐变色深蓝T恤。我听到了身后的尖叫,比刚刚雷狮出场还要高,差点震碎我的耳膜。我把花举起,花瓣有些已经打蔫,被江风一吹瞬间脱离开来,飞向了漆黑的夜空。剩下的胖乎乎的花瓣则在风中摇曳,在光芒下舞蹈着。他们不像白天那样在阳光下温和,反而像了星光闪烁。

我看到雷狮伏下了身,单膝跪下来,来接我的花,背上满是光芒。我因为站得进了些,也被光照到了。江北的灯火燃起来了,天黑了。天早就黑了。

对啊,天那时候黑了。声音也太嘈杂了,江水也涌上来了。

雷狮吻了我的花,和我的手。

他刚唱完歌的声音如一层磨砂,告诉我中秋快乐。


评论(2)
热度(29)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塑料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