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东线无战事 · 番外

{战争与和平}

·战后生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天从教堂回到营地后,雷狮就再没下过床。断了两根肋骨一条胳膊,安迷修理所应当地命令他把伤养好了才能下地活动。雷狮当然叛逆,但自从安迷修喂他吃了一勺米粥之后,他就又开始装起全身残疾,吃饭的时候是脖子以下全部瘫痪的可怜病人。看得安迷修简直后悔得牙痒痒。

卡莲索那一战打完后,已经在雪地里被打得崩溃的佛罗斯军队全面撤兵,克里达利也没再追击。战争就这么戛然而止。在佛罗斯撤兵第三天,两个国家的总统就在克里达利边境的一个会堂签订了和谈协议,约定以后不会再兵戎相见,如有冲突也会用和平手段解决。同在归途上的雷狮和安迷修在电报里听到了这个消息,雷狮用没断的那条胳膊边抽烟边鄙夷道:“真会扯淡。”安迷修在一旁的驾驶座上开车,只是无奈地笑着摇头。

再后来,雷狮和安迷修一同随营地里的人回到了克里达利的首都巴琳达。雷狮的功绩不用再多说,国家党把他吹成民族英雄,而安迷修则更是英勇无比,记下几千名同胞姓名的事迹被传得人尽皆知。不过安迷修没想到的是,为国家党传送卡莲索战役情报的人换成了自己。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看向了雷狮,后者则是勾了勾唇角:“你当时的电报发出去了。我当时可没做背叛组织的事。”安迷修愣了愣,然后立刻明白——雷狮当时的身份太过明显不便行动。如果他给国家党传信也会十分困难,更可能失败,而他替雷狮做了这件事。

安迷修也笑了笑,继续看电视里播放的新闻。

回到巴琳达之后,他们的住所和工作都被政府安排的十分妥帖,不需要自己安排任何事情。佩利也升到了师长,回来后来见了雷狮两人几次。而战争之后,两个人也心照不宣的住到了一起。当时上级派人来到他们暂住的公寓给两个人分配住宿时,安迷修对桌子对面的女秘书说:“小姐,给我们一把钥匙就够。”女秘书问为什么,安迷修笑而不答,这个时候在客厅看电视的雷狮喊了一声:“要我的那把钥匙!”安迷修从女秘书手里拿过一把钥匙,是雷狮的那把。

两个人就从暂住的公寓搬进了雷狮的那套房,在市中心,是个两层楼的小别墅。安迷修一见到就说政府也太浪费,两个军人哪里需要这么金碧辉煌的住所。雷狮则十分满意。住到里面之后还想雇个佣人,但被安迷修严词拒绝。而安迷修提出想养条狗,则被雷狮严词拒绝。但在安迷修答应了雷狮的流氓条件后,雷狮点了头。安迷修才在沙发上裹着毛毯边揉腰边给宠物中心打电话。没过几天,一条小边牧就被安迷修抱回了家。也是从那之后,雷狮觉得自己的地位被这条狗压低了一个档次,这一点从他们俩第一眼的嫌弃开始。安迷修说给它起个名字,雷狮瞥了它一眼,说叫土匪挺好,结果当然是被安迷修狠狠踹了一脚。最后安迷修给这条边牧起名特里亚,一个有很多层意义的名字。

安迷修在稳定下来之后不止一次想去找到埃米的姐姐艾比,后来终于打听到消息,但也早已殒命在战火中。但几经周折,安迷修找到了埃米心心念念的那半只天使翅膀,安迷修特意跑了一趟雕塑店,把天使的翅膀安好。也算是圆了埃米的最后一个愿望。

一次假期时,安迷修提出去卡莲索旅游,雷狮没问什么就同意了。他们没坐飞机,而是自驾游。走一路看一路。两个人看着沿途风光无垠的宁静的克里达利,一路向北到了卡莲索。

到了卡莲索,雷狮找了一家民宿住下。两人一狗在复古的木质小屋里,倒有些温馨氛围。他们到卡莲索时是冬天,天早就变的短极了。屋外的雪地洁白如初,把曾落在这里的硝烟抹除得干干净净。安顿好行李之后已经是黑天,安迷修沏了两杯热巧克力,递给了坐在火炉前正在看书的雷狮一杯。然后坐在离他身旁。特里亚也跑了过来,倚在两个人身前。它现在已经长大许多,是一条成年犬了。

安迷修看着火炉里跳动的火苗,靠着身后的沙发仰头漫无目的地望着天花板。雷狮因为战争眼睛留下了后遗症,看书时都要带着眼镜。不过他戴上眼镜之后整个人气质都似乎变了,按安迷修的话说,就像个斯文败类。雷狮的眼睛在金框眼镜后转向安迷修。“想好明天去哪了吗?”“去看看埃米。”雷狮闻言没再说话,安迷修坐起身仰头把热巧克力一口喝完,还是看着火炉说:“你看什么书呢?”

“海明威的小说。”

“你知道我那本特里亚神话是哪来的吗。”安迷修突然问。特里亚趴在他们身前,睡得正香。安迷修用手一下下轻轻摸着它的毛。

“那不是你的吗?”雷狮合上书,问。

“那是我用一个面包换来的,说起来还算强买强卖。”安迷修自嘲地笑了笑,想起了那个律师。“如果再来一次,我估计不会和他换。我宁愿死在那两个士兵枪下,也不用受后来那些罪。”

“那可不行,你死了我找谁去学特里亚语。”雷狮笑着说。

安迷修也笑了。

“那如果又开战了,你会怎么办?”安迷修看着雷狮,问。

雷狮摘下眼镜,放到桌子上。说:“你会怎么做?”

安迷修说了那句雷狮说过的话:“找一个教堂,等战火平息。”

雷狮看向他,“我会去把所有原子弹都偷来,连在一起点了。”安迷修当然知道雷狮这话是在开玩笑,笑着调侃他:“那你呢?”“我当然坐在原子弹顶上。”安迷修捂着嘴笑了半天。雷狮在一旁看着他笑,炉火温暖的光把安迷修的眼睛照得柔和无比,面容更是像刚刚烤好的面包。他不禁凑了过去,咬了一口安迷修的右脸,一手又把他揽了过来。

安迷修被咬的疼了,一巴掌把雷狮呼开。但没阻止雷狮把自己揽进怀里的动作。

“但其实再开战,我肯定还会和以前一样。”安迷修叹了一口气,靠在雷狮身上说。两个身体健壮的男人依偎在一起必然有些拥挤,但两个人都不在意也乐得如此。安迷修又问雷狮:“你还记得我教你的特里亚语吗?”

“记得一句。”

“哪一句?”

“rashy wilivo yesilu。”雷狮说,“我爱你。”

安迷修一愣,随及笑了出来,微微侧过头对雷狮轻声说:“rashy ye wilivo yesilu。”

“我也爱你。”

 

两个人在火炉的映照下接吻,热巧克力的味道在唇齿间交融在一起。特里亚睡得打起了小呼噜,窗外又开始下雪,安安静静。立在窗台上的天使雕塑张开了双翼,看着窗外寂静的雪夜。

如果再次开战,这都不是雷狮和安迷修所希望的如果。但他们都明白,世界的那只和平鸽还有很远才会衔来橄榄枝。战争和和平必然都将存在。

但在此时此刻,雷狮还是希望永远别再开战,平淡的日子让他意外地无比珍惜。就像他看的那本书的书名一样——

永别了,武器。

 

End.

 

 

 

【后记】

当时写这篇的时候是七夕前夕,本来想写完就当贺文发了,但因为写的太慢就没能如愿。还一直拖到了现在(你这人)。其实想写战争题材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但总感觉会写不好,直到看了波斯语课才下定了决心。写一篇不描写正面战场的惨烈的战争pa,本来就是想通过写这些普通人的煽情戏,但很明显还是没写的好到哪里去。但好在我写完了,虽然说2.9w+的文发完没多少热度,我也明白是自己文力不太行,但心里还是很开心。大概是一半为我cp的开心,一半为自己写完了这么长的一篇文的成就感。说实话,我一般在磕cp的最开始阶段才会有十分饱满充沛的热血和热情,但一旦过了那个阶段,就会十分平淡了。在磕了这么长时间之后还能写出这么长的一篇,也让我自己挺意外的。也许这就是cp的魅力所在吧。

这篇文里有许多巧合,就比如雷狮和安迷修的相遇,追根溯源其实是这场战争的偶然,在乱世中的偶然,就像他们两个的宿命一样。不论是安迷修用面包换了那本书还是两个士兵用安迷修换了肉罐头,都是偶然。再说这篇的雷和安,雷狮还是那么一个嚣张跋扈的人,就算做了卧底也不会收敛,他不屑于此。他是让环境因他而变的人。而安迷修作为阶下囚则不同,他随机应变,用自己的机智和勇敢为国家党送出了重要情报,挽救了克里达利。虽然安在这里没有那么多的顺利,甚至我把他写得有些弱势,但他无疑是个勇士。他敢于为国家铤而走险,随时奉上生命,而雷狮亦是如此,所以两个人自然而然走到一起,没有多轰轰烈烈的表白,一个拥抱就已足够。

不过决定写波斯语课的改编最主要的还是假特里亚语。我很喜欢这种只有两个人懂的东西,暗号,手势,小表情,像一种时间潜移默化的绝佳默契被实体化的感觉。更不用说一门语言,专门为对方编造的语言,虽然这里有欺骗的成分,但其实雷狮也早就知道了安迷修教他的是假特里亚语,但仍然选择不拆穿来保护安迷修。至于雷狮后来说的只记得一句当然是假的,他全都记得。

最后,还是觉得自己能够写下他们两个的故事十分快乐和幸福。能看到这里的你,我也十分感谢。祝福大家都快快乐乐万事顺意吧!也希望世界永远和平永无硝烟。雷狮和安迷修也会一直走下去,无论在哪里。

 

                                                                                   斤池2022.10.23


评论(2)
热度(2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塑料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