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死种1

·(先发一下藏不住了


·年下,年龄差10岁注意

·养父子(大概是的)

·又名《雷老三发芽记》

·可以就继续吧


1.糖纸 


学校里回荡着上课铃声,这时还在走廊里的几个学生急忙拿着刚买完的烤肠或者面包飞奔回了教室,铃声响过,走廊就没有一丝声响了。

安迷修正在办公室里收拾东西,他已经可以下班,因为这个铃响过之后就都是晚自习了,他这一届不带班,所以不用留在学校苦哈哈的呆到九点半。

他对桌的老师是格瑞,格瑞是这...

我会与你的灵魂共舞【雷安】

·标题来源歌曲《Dancing With Your Ghost》


·年下,大学生雷x社畜安

  


    安迷修回到家,身体疲惫得像要散架一样酸痛。他把手里的公文包放下,边打开灯边向屋里说了一句,“我回来了。”不过没人回答他,安迷修以为雷狮又去房间里打游戏了,没听到他说话,也没再多说什么。换上拖鞋之后就走进厨房开始做晚饭了。

  他今晚做的是咖喱饭,因为他今天实在懒得做什么菜,家里的速食咖喱正好让他能图个方便。他把咖喱加热完,把咖喱分别装在两个已经盛好饭的碟子里,然后向屋里喊了一句“雷狮,出来吃饭。”...

-

生日快乐,雷狮

你一直是这个宇宙中最自由,最充盈,最不屈的灵魂

(衣服参考p2)


血戒【雷安】

·雷安日快乐!

·没错这又是我犯帅男病产物

·无脑爽全文6k+

·军火走私犯雷x杀手安

·打架!打架!打架!

·好了可以就继续巴拉巴拉


安迷修把枪管架到天台的边缘上时,风吹的正欢。


“啧,春天风就是大。”安迷修边把吹到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嘴里嘟囔着。然后把侧脸轻轻抵在狙击枪上,眼睛对向了瞄准镜。

在瞄准镜里是一个黑发男人,他正坐在一间明亮的豪华饭店的包房里推杯换盏,与桌前的人谈笑风生。豪华饭店就在安迷修所在的楼房的几百米处,安迷修正...

轮回火车·雷安

轮回火车·雷安

·双特工pa私设如山

·大结局啦啦啦啦

·激动我激动

·雷狮安迷修终于真正碰面


·送给你一朵玫瑰花,感谢你来看望我


十二.


雷狮好像在做梦。

至少他自己觉得是。

眼睛睁不开,眼皮沉得像铅球。浑身都轻飘飘的,周身的空间柔软又温暖。

一阵凛冽的寒风吹过来,空气里带上了海的腥味,似乎还夹杂着锋利的海盐划过雷狮的面颊,浪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能感觉到海浪即将席卷而来,可拼命想睁眼逃开,却又无法...

安迷修的日记

“今天天气很好,早上一打开窗帘就阳光满房,我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正好下午还有一节体育课,老师让我们绕着操场跑了几圈就直接自由活动了。


  我本来想着去和格瑞还有金他们几个一起打篮球。但是雷狮却破天荒地没打球还拉着我跑去了后操场,我被他这莫名其妙的行动搞得已经习惯了。后操场没什么人,大概因为背着太阳没什么阳光。雷狮让我跟上他,然后就走到了操场的一处角落,那里有个被废弃的警务室挡住的死角,因为警务室早就搬到前操场去了。


  我跟着他走到角落里,走近时隐约听到了一声猫叫,起初我还以为听错了,但后来才发现是确实有猫。那里有两只小猫,一只是白毛,尽管毛已经脏得看不出是白色。另一只是橘猫,有点...

安迷修的日记

 “我想北方城市最令我头疼的就是3月份下雪这件事。


  今天在学校上课,外面开始飘雪花,而且越下越大,正在上课的老师不得不让同学把窗户关上。本来就不大的教室再加上人数众多不出一分钟就开始发闷。一节课上完我就有些头脑发昏,想趴在桌子上睡一会防止下节课直接睡着。但是雷狮却非要拉着我出去,我被他磨得没有办法,只好和他出去。


  外面的雪还是下得很大,雪花纷纷扬扬,风一吹就会糊人一脸。我们站在门口没再走到操场上,但还是有些被雪花糊得睁不开眼。唯一的好事就是我成功被雪花拍得清醒了,头里的混沌一扫而空。


  我们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快到上课时间了才往回走。


  到屋里我才注...

安迷修的日记

 “今天下午我上了一节课之后就开始肚子叫了,可能是中午的面条太不抗饿。


  我想去买点面包吃但又觉得一个课间吃完一个手撕面包有点着急会噎死,就匆匆忙忙拿了个牛奶,然后边喝边小跑回了教室。


  我回到座位上时雷狮正在吃烤肠,他正好吃完最后一口。雷狮看我手里拿着个牛奶,就笑着说你还没断奶啊,安迷修。我白了他一眼,懒得和他打嘴仗。


  但是晚饭时在食堂我恰巧碰到了雷狮,虽然他没看到我。


  他正喝着那个我下午喝的一样牌子的牛奶。”


安迷修的日记

“前几天本来气温都已经回暖了,但这几天又突然开始飘起雪花。我不得不把前几天好不容易收起来的棉衣再次找出来套上。


  雷狮也穿上了棉衣,每次他从操场上回来把衣服放到椅背上都会发出很大的衣服摩擦声。


  中午的时候雷狮没准时回班睡午觉,因为这周是我们班打扫操场,雷狮被班长拉去帮忙。我看着他们一群人吵吵闹闹着走出去的身影,迷迷糊糊闭上了眼。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然后是窃窃私语的说话声和轻手轻脚的脚步声。每个回来的同学都尽量轻声动作。在悉悉碎碎的人声中,我感到身边有一股冷气吹过来,我知道是雷狮回来了。我们俩这次是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座位,我坐在外面,雷狮坐在里面...

安迷修的日记

  “今天是新学期报到的日子,老师重新排了座位。但我不知道是不是雷狮故意的,反正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最后还是看见他一脸得意地坐在了我旁边。

把作业交上去之后老师开始组织发新书,班里立刻开始喧闹起来。我们都没有被分配到任务。我本来是想要去干点活的,但是雷狮在我起身之后拽了拽我的衣角,说让我坐在座位上和他聊天,要不他会无聊。

我之前都没见过他这么黏我导致我有些不知所措,但他倒是十分自然就开始和我聊起假期的事来。他说他假期去滑冰碰到一个小屁孩要和他比赛,然后俩人就你追我赶滑了一个下午,雷狮虽然嘴上说那个小孩多么不自量力敢和他比赛,但脸上都是喜悦的表情。我能看出来他还是很开心能交到这么一个小朋友的。...

1 2 3 4 5 6

© 塑料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