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死种9

·年下,年龄差10岁注意

·养父子(大概是的)

·又名《雷老三发芽记》

·本篇学校设定都是五四制

·可以就继续吧





第二天早上雷狮还是起得很早,安迷修醒来之后去了一趟卫生间再回来,就看到雷狮坐在床边了。他向雷狮道了声早上好,就去做早餐了。

 

早饭是豆浆和面包片,两个人吃饭的时候都没说话。安迷修还悄悄瞥了几眼雷狮,后者则是专注地吃着面包,一点没有抬头看他。安迷修见雷狮如此,也加快吃饭速度,想着雷狮看起来都不怎么紧张,他一个大人倒是紧张得要命。

吃过饭,就该去学校了。雷狮还没有校服,安迷修就让他穿着给他新买的那一套衣服先去学校,早上哪里都堵,公交也挤,而安迷修希望第一天去学校能让雷狮给老师留个好印象,决定破费一下打车早点去学校。出租车师傅绕过几条早高峰的道路,很快就到了同育中学。

 

到了学校安迷修先和之前打过电话的那个校长寒暄了几句,校长就把他们带到雷狮要去的班级了。

这一路上雷狮看着这栋教学楼里的装修,感觉和福利院里没什么区别。只是看起来更明亮一些,更崭新一些,更好一些。雷狮想,可能是这栋楼里装着的人和福利院的人不同吧,这里的孩子们总有一天会走到他们所期望的地方去。

“就是这个班,二班老师是李老师,很有经验,你就放心吧小安。”校长笑着和安迷修说,安迷修也笑着回应了他,然后校长招了招手,把正在讲台上看着学生早自习的李清招呼出来,和她说了几句,然后对雷狮说,“孩子,进去吧。”

雷狮正在那里看着教室里埋头早自习的学生们,被校长叫到,回过了神。他没有先听从校长的话进去,而是先看了一眼安迷修,安迷修对他轻声说“进去吧,雷狮。”他才跟着李清进去了。

雷狮走进了那扇木门之后,感到了一股强烈的氛围。他说不上来是什么,总之他觉得这是这栋楼与福利院的本质区别的源头。他没有听李清对自己的介绍,只是看着讲台下的那些学生,还是初三的初中生们坐姿千姿百态,但仰起头看向雷狮时的眼神都一样单纯,雷狮甚至都感觉那种目光扎眼。

“雷狮同学,介绍一下你自己吧。”李清看向雷狮,说。

雷狮没看她,对着讲台下50个脑袋面无表情地说:“我叫雷狮。”

台下静止了一秒之后,李清试探着问了他两句“就这些吗,雷狮?”

雷狮点了点头,台下开始鼓掌。鼓完掌李清又说让雷狮把他的名字写在黑板上,雷狮盯着粉笔半分钟,然后很真诚地对李清说:“我不会写字。”

 

 

安迷修在把雷狮送到教室之后就没再多留,他相信雷狮可以自己处理好。也不打算像个老母亲一样对雷狮事事做到都拉一把,那样对他们都没好处。他和校长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又嘱咐校长不用太过照顾雷狮,就匆匆又赶去五中了。他上午第三节的课,现在八点多,还不着急,他打算坐公交去。

挤上公交之后,安迷修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张校长给他推过来的李清的微信。他点了添加好友,然后把手机塞回大衣口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从没想过一直都是自己加学生家长的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学生家长加老师的联系方式。

安迷修抬眼看向窗外,窗外车水马龙匆匆而过,残影都来不及留下。时间过得真的很快,连一眨眼都能度过一个夜晚,他今年24岁,从没谈过恋爱就有了一个小朋友要照顾又有什么稀奇。都说梦如人生,可谁又知道梦里会有什么。

安迷修看着车窗上倒映出的模糊的自己的脸,不禁勾了勾唇角。

但其实这样也是不错的。

 

 

“早啊,格瑞。”“早。”安迷修到办公室的时候格瑞早已经坐在那里了。他正在批昨天留的作业卷,头也没抬地问安迷修。“今天来的晚了一会?”格瑞知道安迷修每天都是第一个来的,这点雷打不动,安迷修一腔热血都奉献给学校和学生,恨不得把家安在教室里。安迷修闻言有些微妙地笑笑,把公文包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却没回答格瑞的疑问。格瑞见他没回话,便放下了笔一直盯着他。安迷修坐下,看了眼格瑞,叹了口气。”我....收养了个孩子。“

要是常人一听自己同事过完周末就多出个养子,都得一口气噎死。不过格瑞倒也不是常人,只是眸色一变,挑了挑眉,又接着问:“什么孩子?就是你常去的那个福利院里的吗?”“对。哎呀先别说这事了,一会马上上课了你还是快点把作业批完吧。“安迷修不想多说,格瑞也看得出来,便不再多问,看了安迷修一眼,又接着批他的作业了。安迷修没什么事,他今天的课在下午,作业也不着急批,便拿出手机和李清发消息。毕竟和班主任打好关系还是很必要的,同样身为老师安迷修还是能理解的。

——李老师,我是雷狮的家长安迷修,您好。

李清回复得很快,看样子也是在打算和他聊一聊。

——您好,安先生。

——今早我让雷狮自我介绍,他似乎有些腼腆不爱说话,孩子在家也是这样吗,还是说只是有点内向?

安迷修苦笑,这小孩哪里内向了,和自己刚认识几天就耍了多少次小脾气,防御性比谁都强。但是雷狮也确实有心理障碍疾病,这点他还是需要和李清说明白。

——李老师,有个事情我觉得还是需要和你说明白的,雷狮确实有些心理障碍,阿斯伯格综合症我不知道您听过没有,简单来说就是社交障碍。

——所以这方面还要劳烦您多照顾雷狮了。

安迷修打完字等着李清的回复,想起雷狮那双冷静的眼睛,这时候才开始渐渐返过劲,开始担心起雷狮了。

原来当家长还真是操心。

——好的,我会多关注他的。

——不过,我感觉他好像不用愁交不到朋友,我看这早自习还没下呢,就已经有孩子想和他说话了。

——也是他生得好,长得那么好看,小孩子都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当朋友的。

安迷修一看李清说的这几句话,脑子里瞬间浮现了雷狮的脸,笑了出来。是啊,我家小孩那么好看,谁不想和他交朋友。

格瑞在安迷修对面看着他对着手机傻笑,说:“是不是想到你家孩子了。”安迷修被他的声音瞬间拉回,他连忙收起傻笑,说:“你怎么知道?”

格瑞拿起批完的作业和上课用的书,走之前留给安迷修一句:“全都写脸上了,下回收敛点吧。”

 

 

Tbc.

 

 


评论(12)
热度(3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塑料死猫 | Powered by LOFTER